新闻分类
现金贷正规军竞争激烈 银行输血网贷融资亟待监管
2017-11-20 08:4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而目前互联网金融现金贷尚未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则意味着如果客户借了互联网现金贷的钱,还可以去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借钱。这使得消费金融公司处于相对弱势。

  为了加强竞争力,近期,广东地区某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旗下消费金融公司取消了一直征收的“平台服务费”,这笔费用在不同的消费金融公司内部叫法不一,有的叫渠道费,还有被称为前置利息。

  例如申请者批复20万,实际到账却要扣除20万房贷金额的2%~3%。该公司一位客户经理告诉第一财经,之所以收这笔费用,是为了在实际操作中对资质条件差的客户,通过增加服务费,以高收益覆盖风险。

  不过取消“平台服务费”的原因则是为了加强产品竞争力,“因为这个行业玩家太多,拿出手机就有上百个网贷APP。”上述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人事表示。不过即便如此,该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的利率还是飙升到18%~20%。与银行相比,消费金融公司灵活度更高,门槛相对低,对客户资质要求低,利率比银行高。他指出,在当地银行消费贷产品年化利率大多在10%左右。

  另一方面,上述消费金融公司也在向线上转型,除了与一家互联网金融现金贷合作外,自家的APP也可以接受老用户8000元额度的线上放款,不过新用户还是需要到线下门店面谈。

  至于逾期催收的手段,银行与正规的消费金融公司类似,具体而言,以消费金融公司为例,首先客户经理催收,客户经理与贷后管理部的人员一起协助催收,如果客户经理没有把握,则转由外包公司催收。外包公司与消费金融公司、银行签协议。外包催收、电催、上门都是可以采用的方式。

  不过,行业现状是,逾期客户越来越多,很多客户都是在多家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共同负债,很难催收回款。对于近期银监会监管收紧,上述客户经理表示,从基层看,消费金融公司并没有明显感到业务受,业务受限主要还是市场原因。

  现金贷创新所引发的强监管多米诺骨牌,将不仅止步于互联网金融公司。事实上,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以及网贷公司已经形成了资金链条。

  近日在纽交所上市的消费贷和现金贷公司趣店,面对现金贷暴利的质疑时回应称:“趣店也是科技公司,我们也是平台,是撮合,我们借出去的钱90%是别人的钱,其中40%是各家银行的钱。”

  值得关注的是,40%是各家银行的钱。作为资金最上游的银行,目前,有银行、信托机构给现金贷业务输血。据了解,有银行通过认购消费贷证券化产品的形式,将资金投入到了现金贷平台中。

  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对记者表示,“其实现金贷公司、消费贷公司经常向银行要钱,手法不外乎三种。一是通过信托公司、资管计划;二是卖股权权益;三是控制或间接控制一家持牌的小贷公司,通过小贷公司在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向银行拆钱。

  他指出,“例如一些消费贷公司在上市前,找很多银行做融资,主要拿发放贷款的资产包,发一个类似ABS的产品,而将底层资产卖给银行。一些计划书中,这部分消费贷资产不良率仅有3%左右,相对比较优质,此前深受银行欢迎。”

  在这个资金全链条中,小贷公司扮演着重要角色。李虹含指出,一些小贷、现金贷的大股东将资产腾挪转换到自己别的公司,银行也无法资金流向。例如大老板有两个公司,一个是小贷公司,一个是其他实体企业。老板用实体企业资产做抵押,向银行融资一部分钱给小贷公司,对于资金流向,银行无法。

  根据公开消息,银监会2017年立法工作范围内的《网络小额贷款管理指导意见(暂定名)》已经在内部征求意见,但发文时间不得而知。该文件由银监会普惠金融部、法规部负责拟定。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称,“现在已经在银行向现金贷提供资金,没有具体的政策,但会有相应的通知。后面在资金供给渠道上肯定还会有政策”。

  第一财经记者从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内部获悉,目前该行并未收到相关文件或是口头指导。不过该行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银行内部对于消费贷前期已经做了很多。例如,银行资管额度近期一直偏紧,该行8个月没有买过一笔ABS,所以不可能买现金贷底层资产。此外受限于监管趋严,投资股权更不可能。

  对于是否应该一刀切对网贷现金贷资金合作进行,目前业内说法不一。某网络助贷平台CEO对记者表示,目前现金贷的主要问题是利率收费太高,催管不严。但随着现金贷越来越受到重视,利率能降至36%以内的现金贷企业应当获得鼓励支持,因为他们提供了银行提供不了的服务,并覆盖更多人群,一刀切则意味着了这些人的融资。

  不过他也坦言,目前能做到利率36%以内的现金贷企业比较少,中国所有机构加起来不到10%。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heerballthai.com 版权所有